奈良有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hhhhhhhhhhhhhhhhhh我笑死

紧抱恨生三毒的林萧遙。:

诈尸。

瞎改表情包。

这是我本人了。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翻历史书真是丧啊,看李将军列传,汉文帝说他生不逢时,要在刘邦时代,能封万户侯,司马迁溢美之词不要钱,说他“天下无双”。


然而终其一生,郁郁不得志。


谁都知道功成身退的道理,可是功没有成啊。


看到“大将军、骠骑将军大出击匈奴,广数自请行”一段,着实是悲从中来,太可怜了,太丧了。


一腔孤勇,身败名裂。


比这更丧的是,李广儿子李敢因此怨恨卫青,打伤卫青,“大将军匿讳之”,悄么声的把事儿铲了,想当年第一次看到这,觉得卫青真是苏,真是讲究人。可是刚刚又看到这,想起卫青这一生,做人差不多已经做到了极致,结果也是“五侯尽夺,卫氏无...

论云梦双杰与金陵双雄(?)的兼容性

笑死…

光耀晨星:

兼容性max


清歌晚吟:



江澄:我有一个竹马。



景琰:我也有一个竹马。



江澄:他是云梦江家最得意的弟子。



景琰:他是金陵城里最明亮的少年。



江澄:后来他死了,在夷陵。



景琰:后来(都说)他死了,在梅岭。



江澄:我推了他一把。



景琰:我没能拉住他。



江澄:我相信他会回来,我找了他十三年。...

光耀晨星:

不要污:

关于许诺





两年多前看第一次琅琊榜小说,最受震动的一幕其实是靖王得知林殊身份,从马上摔下来的那个瞬间。

他正位东宫踩得那明晃晃的汉白玉石阶,实则是好友的脊梁。

可一年多前看剧,被辜负了对这一幕的期待,却很自然的理解了剧集中再此时刻,只给了靖王一个孤身一人穿过宫廷长廊的镜头。

对林殊而言翻案便是结束,可对萧景琰来说才刚刚开始。纵使曾有兄长庇护好友扶持,曾有人为他扫清障碍腌臢,可这样称孤道寡得路,他萧景琰终究只能自己来走。

后来我喜欢他什么呢?

不论原因旧恨亦或大义,他到底是蒙在鼓里被推上这样无可回头的孤绝之路,说不堪些是复仇大局上的棋子...

275

小灰灰的超长安利

二斤情丝绕:

终于啃完了大江东去,对小灰灰的爱泛滥成灾,这是一个足够真实而又踏实,能给演员很大空间,很能挑战演技的角色,应该是我在《琅琊榜》之后最期待的凯凯新作了。


大江的基本配置大家应该都知道了,目前消息是会分为上下两部,今年和明年年末分两年播出。关于这部剧年龄跨度大的事儿凯凯在采访里已经提过很多次了,想说不光是年龄跨度的问题,这个人物还有很多值得期待的地方,我来提前安利一发打个call,下文会泄露剧情,介意的注意绕路哈



先放一段凯凯的QA——



Q:这个角色打动你的是什么?


A:小人物的拼搏成长史,我觉得我跟他还是有一...

96

华容轻声:"记得死后替我换袍子,我要干干净净去死,从此和太傅再无干系。" 
说完这句他静默,很心定,在等韩朗的第二口血。 
可是韩朗没吐,这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于是他只好叹气:"那就这样吧王爷。我祝王爷万寿无疆,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孤单。" 
韩朗已经无语,只得将手蒙面,十指微张,捧着一脸绝望。 
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孤单。 
而他的真心,原来从来便是天上云雨,不可求求不得。 
这原来就是命运不在自己掌握的滋味。

一个影迷朋友的不正规影评

我可真是太爱周凯,太爱王凯了。

大灰狼的宝贝兔:

是心疼我们大佬的,跑了那么多场宣传,还是第一次参与出品。可是再多的人为你的付出和真心不被认可而心疼,似乎也没有用。我们都不是小朋友了,真心捧出去被扔地上也都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以后也还会有。正如,明知道心疼你没有用,我还是会心疼,明知道你看不到,可还是想说给你听。瞧,都是这么傻。


 



致《英雄本色2018


 


这部电影的主创大概不仅轴,还傻。改编英雄本色,胆儿有点肥。自己都说了,钱是英雄胆,可你们有那么多钱吗【仓哥一脸】?所以这部电影,从开始立项,就冒着极大的风险...

204

徐西临在不远处冲他们挥了挥手,然后被窦寻拉着跑到了牛毛似的小雨里。飞溅地水花很快打湿了他休闲西装的裤脚,徐西临浑不在意,吹了一声俏皮的口哨,仿佛依稀还是十六岁的青春年少。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穆穆不惊左右:

打扰大家了。



以前喜欢过一个小明星,很喜欢,那时候最痛恨的其实并不是谣言本身,而是造谣对他造成的伤害,泼过去的脏水洗不干净,贴上去的标签很难撕下来。


我为你造谣生一时的气,然后为他受到的污蔑持长久的无力。


造谣者短时间内得以居高临下享受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满足感,少部分倾听者满足自己猎奇的心理,再勇敢地接过造谣的火炬,继而分享同一份自我满足。


并不会考虑谣言传播途径之快、后续发展之不可控,当然,她或许根本不在乎。


小时候听过一个故事,说两个女人都说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法官让她们自己抢,谁抢到了谁就是亲生母亲。最终亲...

我果然就是一条混吃等死的咸鱼…

1
 
1 / 2

© 奈良有鹿 | Powered by LOFTER